金牌原香 誉荣天下
承传先祖酒曲工艺
保持金牌品质神韵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白酒典故 » 正文内容
---------------------------------------------------------------------------

许昌窄轨小火车,明天还会正点开出吗?

编辑:荣太和王氏家®|国酒茅台前身|荣和烧坊|酱香型|领跑河南白酒市场 2010.10.24
标签导航:铁路 . 河南 . 禹州 . 许昌 . 窄轨 . 铁路 . 小火车 .

规划多年的禹(州)亳(州)铁路一期工程终于在河南禹州至许昌间动工了。经历了半个世纪风雨的禹(州)郸(城)线窄轨铁路,即将在禹亳铁路建设中消失。许昌窄轨小火车,明天还会正点开出吗?

闹钟虽然定在清晨6点,但我还是提前醒了。拉开窗帘,天已经发白。于是赶紧叫醒同行的简白、晓峰。起床、洗漱,匆忙吃完早餐后,便直奔小火车站。

许昌小火站就在市区的标志性古建筑文峰塔旁边,穿过三八路拐一个弯就到了。还没有走到,就远远地听到有小火车的汽笛声在鸣响。

晨曦下,一列破旧的小火车静静地躺在站台上。一群拿着长枪短炮的摄影爱好者正对着它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地拍个不停。后来才知道,这些都是从郑州过来的影友。

车站候车室的主体部分已经租给商户,站前广场入口处竖着一块夜市烧烤美食的牌子。两间平房和几个供排队用的隔离架子组成了开放式的车站大门。“天上飞地上跑,还是坐小火车好”,平房的房顶竖立着一家物流公司和“许昌小火车站”字样的大字招牌。

许昌小火车站是禹郸铁路线上最大的编组站,有八股车道,这样大的规模在国内窄轨铁路上实属罕见,由此也能看出其辉煌时期的强大气势。

进站口一位拿着剪票器的车站工作人员见我们背着相机,说,你们是和郑州来的影友一起的吧?

不是。我们从湖北来的。

哦,是前天打电话过来的吧?欢迎你们,快上车吧,七点准时发车。

原来这位检票员竟然是我们来之前联系过的小火车站站长王卫峰。我们相视而笑。

售票室就设在平房内,也就三四个平方的样子。木制的隔板将室内一分为二。外间墙壁上贴着一张以工整而厚重的毛笔字写就的火车时刻表。热情的售票员拉开售票口的隔板,问我们去哪里。

许昌至郸城,25块钱一张,我们买到了三张八十年代的硬纸板老火车票。

许昌窄轨小火车隶属于河南省地方铁路局许昌分局。始建于1966年的许(昌)郸(城)线的窄轨铁路是文革时期的产物,初建时期为了节约投资,设计成762毫米的窄轨铁路,1971年11月全线通车。它西起河南省禹州市(原禹县),途径许昌、鄢陵、扶沟、太康、淮阳至东部终点郸城,另有淮阳至周口支线和韩岗矿区四条支线。

目前这段窄轨铁路只在许昌至郸城间办理客运业务,只有一对客车,每天早晨从许昌出发,下午一点到达郸城,用一个小时换向,然后下午两点从郸城返回许昌,全长165公里。据《中国铁道年鉴》公布的数据,2008年我国正式营业线路中,有准轨77966公里,窄轨600多公里。许昌窄轨铁路无疑是国内目前窄轨小火车客运里程最长的线路。

清晨7点整,司机曹建勇将头探出驾驶室的车窗外,回头看到站长王卫峰用旗帜打出的发车信号后,小火车鸣着汽笛,咣铛咣铛地缓缓驶出了许昌站台。

与曹师傅打过招呼之后,我被允许坐在了驾驶室内。之前在网上查找相关攻略时有看到说小火车车头不让人坐,看来司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难以沟通。用对讲机与简白联系,对方无应答。想必他们已经在车厢内忙着拍摄上了。

车头是内燃机,太行52A,编号3801。曹师傅说,小火车两年前还是蒸汽机车头,被一浙江老板买走收藏了。

“大锹糊小锹撂,左一锹又一锹,锹锹高过腰,气压十三水泵滋啦,一烧气压烧得直高……”(音),有着近三十年蒸汽机驾驶经验的曹师傅说起往日开着蒸汽机奔跑在禹郸线上的情形,脸上满是自豪,司炉的歌诀脱口而出。

平生第一次上火车车头,新鲜感自不必说了。一眼望去,满眼的仪器、仪表,我一度以为那个圆形的油门控制器是和汽车一样的方向盘。没有空调,一个风扇吊在正副驾驶员的坐椅上方。驾驶室前窗台上放着一个大暖水瓶。一个塑料袋里装着几个包子和两杯豆浆。

小火车开出许昌市区,曹建勇和副驾驶刘维国才开始吃早餐。从交谈中得知,他们每天早晨5点就得起床赶往机务段做发车前的准备,7点小火车准时从许昌站发车;晚上8点多返回许昌站后,他们还要将机车开到机务段进行保养、检修。

作为搭档,他们配合默契。从许昌到郸城165公里,大大小小的路口有400百多个。由于效益不好,人员精简,目前整条线路上仅有一处道口设有专人值守。因此,每到一个道口之前,他们都提前减速、鸣笛,格外小心。小火车最高时速可跑50公里,由于铁轨老化,他们现在一般跑28—30公里,进站时为15公里左右。

秋天的清晨,已经有丝丝凉意。小火车迎着朝霞,穿城过村,仿佛时光穿梭机一样,咣铛咣铛地行进在豫东平原上。田野里成片的玉米已经到收获季节。小火车在成片的树林之间向前浪漫地前伸,偶尔有几只野鸡带着小仔从窄轨道上飞起,一只野兔从轨道旁的草丛中跃起,随着小火车一起轻盈地向前奔跑着……

鄢陵,第一次听到这个地名的时候是进站的时候列车长赵亚娟告诉我的。她建议我们在鄢陵或者淮阳下车。鄢陵正在举办花博会,可以去那去拍些照片;或者到淮阳下车,龙湖的风光和太昊陵的古建筑也不错。等小火车从终点站郸城返回时再上车坐回来。

没有想到我真的在鄢陵下车了。

8点11分,小火车停正点到达第一站:鄢陵。

列车停稳后,我拧着相机从车头跳下来,准备进入车厢拍摄。

鄢陵站台边上的墙壁上,一个红色在“拆”字在小火车头的映衬下煞是惹眼,一位从长须飘飘的老者迎面向我走来,老人的身后是那群来自郑州的影友。

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小火车突然开动了。虽然晓峰在车上竭力伸出手想拉我上去,我还是被小火车扔在了鄢陵。

赶紧掏出对讲机,呼叫简白。该死的对讲机,还是没有应答。从包里拿出手机,竟然没有电了。

看着渐渐远去的小火车,我赶紧顺着铁轨跑出车站。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拍摄小火车,我可不能就在这里等到天黑。听说我要拦车到扶沟去追小火车,当地人连连摇头说赶不上,你还不如去汽车站坐车到淮阳等它回来呢。

淮阳车站,寻找岁月的痕迹

从鄢陵到淮阳,必须到周口去转车。这也许正是小火车一直得以生存的原因之一。

淮阳古称宛丘、陈、陈州,历史源远流长。相传6500年前,人文始祖太昊伏羲氏在此定都;5000年前,炎帝神农氏在此建都始称陈,尝百草艺五谷,开创了中国农业的先河;3000多年前,周武王封舜后妫满于陈,建陈国。占地 875 亩的太昊伏羲陵庙位居全国十八大名陵之首,民间祭祀活动绵延千年历久不衰,每年的农历二月初二到三月初三,周围五省数百县市农民云集进香,日均20万人,历时一个月,俗称“二月会”。太昊陵祭祀活动,作为中国规模最大的民间庙会已被列入我国非物资文化遗产。庙会期间,也正是一年之中小火车客运的最高峰时段。

在淮阳汽车站下车。问了几位年轻人小火车站在哪里。都满脸疑惑,说知道有个小火车站,但不清楚具体位置在哪里。看来年轻人坐小火车出行的人并不多。

见一位老人开着一辆三轮车停在路边,上前一问,说,知道,在北关,5块钱,我带你过去吧。

三轮车经过龙湖、太昊陵,再前行至一个十字路口,拐上一条东西走向的小路上。小路的东头就是淮阳车站了。

老人径直把我送到了进出站口。几个村民坐在出站口下方的阴凉处,悠闲地打着麻将。

车站的候车室大门紧闭,室内空空荡荡的,满是灰尘和蛛网。车站门前杂草丛生,一个五六岁的孩子爬在高高的拖车支架上怯生生地看着我的镜头。

一位同样是来这里坐车的旅客告诉我说,小火车在郸城停一个小时,下午2点发车,正点到站时间是下午三点十五分,售票的人还没有来。

趁着等车的间隙,正好有机会在站内转转。

“只要肯攀登,世上无难事”,老旧褪色的标语依然刻在车站办公室的院门上,几排整齐的红砖砌就的工区住房,早已人去屋空。斑驳的墙壁与蛀蚀的木头,难掩岁月的痕迹与苍桑。几只鹅在站台内四处游荡,一点也不为陌生的旅客所动。

从许昌到郸城的窄轨铁路到淮阳站后兵分两路,一路到郸城,一路到周口,到周口的是一段二十多公里的货运线。因为目前只开行了一列从许昌到郸城的客运小火车,站台内的岔道也就无需人工扳道了,扳道器上挂着一把铁锁把守着,水泥轨枕上印有“许昌”两个字,废弃的铁轨上罩着一层酱色的铁锈,在阳光照射下十分抢眼。

在站台上碰到一位搭车去许昌的年轻大学生,简短的对话中得知他是这趟小火车的常客。尽管有快捷的汽车出行方式,但他还是选择在摇摇晃晃中的车厢中度过这段旅程。

说话间,一位推着自行车的阿姨手上拿着一个纸盒,走进站来,边走边吆喝着“买票了!买票了!”

十几个等车的旅客围了上去。这些乘客多为沿线的农民,他们选择坐小火车的主要原因是便宜,或中途不用倒车。从淮阳到许昌坐汽车得42元,火车票为20元,可省一半还多的钱。

这时,汽笛声传来,一群鹅在小火车头前面张着翅膀,如芭蕾般在铁轨上跳着。

拎着相机从车上走下来的简白看到站台上的我,满是惊喜。

 

相关资料 推荐阅读

QQ咨询
微信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