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原香 誉荣天下
承传先祖酒曲工艺
保持金牌品质神韵

您的位置: 首页 » 白酒文化 » 正文内容
---------------------------------------------------------------------------

重阳下沙——“荣太和烧坊”的生产工艺是我国白酒工艺的活化石

编辑:荣太和王氏家®|国酒茅台前身|酱香型|领跑河南白酒市场 2010.10.12

“端午踩曲,重阳下沙”,这是最能代表“荣太和烧坊(又名‘荣和烧坊’)生产工艺“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思想的八个字。这里的“沙”指的是红粱即高粱。“下沙”就是指投放制酒的主料——高粱。除此以外,在“荣太和”系列酒酿造工艺中还有“回沙”、“生沙”、“熟沙”、“原沙”、“糙沙”等类似的说法。

高粱怎么被称作“沙”呢?其实,把细小的粮食称作“沙”在汉语中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说法。

首先从词义的引申规律来看,我们祖先最古老的粮食——“粟”就有“沙”义。

《说文解字》:沙,水散石也。后来引申指细碎松散的物质,这在由“沙”作为词素构成的词中可以看出来,如豆沙、沙糖。

沙粒如粟(或粟粒如沙),所以粟可以用来形容沙,反之沙也可以用来形容粟。《山海经·南山经》:“英水出焉,西南流注于赤水,其中多白玉,多丹粟。”郭璞注云:“细丹沙如粟也”。《山海经》中“丹粟”凡10见,可见“粟”可指“沙”;另外,中华书局出版的《实用大字典》中“粟”的第四义项是“沙也”;《康熙字典》中“粟”字条也有“沙谓之粟”的解释。近年,还有学者据此对“沧海一粟”的传统解释提出异议,认为“沧海”与“粟”毫无瓜葛,海中多沙,正应将“一粟”释为“一粒沙”才是。这些都是把细粒粮食(粟)称作“沙”的。

汉语中细粒粮食称作“沙”,最远甚至能够追溯到5,000年前的黄帝蚩尤时代。

清代的吴任臣在注《山海经·大荒北经》时引《广成子传》云:“蚩尤铜头啖石,飞空走险。”

《太平御览七八》引《龙鱼河图》云:“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并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沙石子……”

《广成子传》和《龙鱼河图》这两本书今已亡佚。相传广成子是黄帝师,这本书应该和黄帝的神话传说很有关系;《龙鱼河图》出汉代,也是比较早的。因此,这两本书说的话应该很有参考价值。

说蚩尤族人吃“石”或“沙石子”究竟应该如何理解呢?我们知道,蚩尤族人当时已进入较为发达的农耕时代。从地下发掘的材料来看,上世纪50年代以来在黄河下游地区发现的大汶口文化,其居民以农业经济为主,过着定居生活,并发掘出大量窖藏粟粒,说明粮食产量较多,已有剩余,且地域正与蚩尤部族联盟活动区域相合。这说明,蚩尤族人当时是以“粟”为主要粮食。如此说来,所谓蚩尤“啖石”、“食沙石子”其实就是吃“粟”。

由此可见,把细粒粮食称作“沙”,在5,000前我们的老祖宗就有这说法了。而今天,“荣太和”系列酒酿造工艺中仍然活在人们口头并被反复使用着的“下沙”、“回沙”、“生沙”、“熟沙”、“原沙”、“糙沙”的这些说法,其源头正发端于5,000年前古老洪荒的蚩尤时代,它们是那个时代的语言文化的孑遗,是那个时代活在今天的“语言化石”。

由此可见,“荣太和”系列酒的生产工艺是我国白酒工艺的活化石一说并不是虚言。
相关资料 推荐阅读

QQ咨询
微信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