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原香 誉荣天下
承传先祖酒曲工艺
保持金牌品质神韵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白酒典故 » 正文内容
---------------------------------------------------------------------------

河南人亮剑“兵王”国际特种兵大赛 勇夺金牌

编辑:大河网-大河报 2010.08.19

 

 

训练场上的特种兵

   ■这是现实版的《士兵突击》——一位河南子弟的特种兵之路

  ■也是现实版的《冲出亚马逊》——赴外参加“魔鬼训练”为国争光

  □记者于扬 通讯员侯国防文图

  ★阅读提示

  在济南军区特种大队服役的周口市鹿邑籍士兵张金涛,入伍6年多来,通过一系列“残酷”的训练,完成了从常人到“超人”的转变。2009年7月,他与济南军区另外7名特种兵一道,代表中国军人参加了第14届国际特种兵竞赛,与美、英等8个国家派出的13支代表队展开较量,一举夺得金牌和奖牌总数第一的优异成绩,用汗水和鲜血上演了一部现实版《士兵突击》。为此,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为张金涛等“兵王”签发了一等功嘉奖令。

  近日,在江西南昌陆军学院深造的张金涛回乡探亲。记者闻讯前往采访,走近这位军中“兵王”,探秘一个特种兵的“特种生活”。

  恐高新兵练成“横渡高手”

  ●不服输的他偷着把绳子固定在两栋四层高的楼之间练“牵引横渡”

  今年24岁的张金涛是鹿邑县赵村乡孙于行政村张古同村人。2003年12月,他应征入伍,成为济南军区特种大队的一名战士。

  “作为一名特种兵,平时除了进行正常的军姿、队列、擒拿格斗等军训外,还要重点做好牵引横渡、武装奔袭、捕俘、手枪速射、武装攀登等特种科目训练。”张金涛说,在训练的强度和难度上,绝非常人所能想象。

  2004年6月,第一次接触悬崖上“牵引横渡”,对于刚入伍几个月、有恐高症的张金涛来说是一次很大的挑战。绳索横在两座山头间,下面深不见底,攀过去时腰里仅仅拴个铁环。当张金涛勉强攀完绳索以后,整个人竟无法站立,双腿抖个不停。一同训练的战友看到后,笑得直不起腰。

  张金涛“发怒”了。星期天,他偷着把绳子固定在两栋四层高的楼之间练,结果被营长发现,对他一顿猛批;为了锻炼耐力,他在两棵大树之间拴条绳子反复攀爬,并加重随身战斗物资。

  尽管很多人嘲笑张金涛在横渡悬崖后“疯”了,但经过半年的不懈努力,他却练就了一身真功夫。这下,战友们佩服了,有人说:张金涛“疯”了一次不要紧,特种大队从此多了一个“横渡高手”。

  张金涛是左撇子,新兵时射击成绩不太好。后来,他主动报名参加狙击手集训。那段日子里,张金涛像着了魔似的和枪结下了缘分,枪法有了质的飞跃。

  在侦察兵比武中,行军考核是80公里,而张金涛和战友平时训练是120公里,每次都要走上3天3夜,要靠自己携带的有限干粮度日,每12小时休息1次。为了从丛林里寻找野果充饥,张金涛的耳朵和脸曾被黄蜂蜇肿过;有时候在山里一天一夜都走不出来,而身边没有一个战友,恐惧感弥漫全身,甚至要靠吼叫来发泄……

  但张金涛没有畏缩、后悔,对所有的训练科目,他都精益求精,决不服输,终于完成了从常人到“超人”的嬗变。

  背着战友第一个冲到终点

  ●不抛弃,不放弃,背着体力不支的战友前行,他们的小组最终夺得第一

  2007年11月中旬,济南军区组织开展了一次侦察兵大比武。在野外训练营地,张金涛与20名特战队员跑步到指定地点,实施一场代号为“奇袭敌首”的行动。行动中,他们遇到了困难:两边是几百米高的险峰,悬崖下是水流湍急的涧溪。

  “利用抛绳机,溜索过涧!”指挥员下达命令。作为班长的张金涛取出抛绳机,找准发射点固定好。只听“砰”的一声,铁锚带着长长的绳索稳稳地扎在对面的崖壁上。张金涛用保险带把自己固定好,然后拿出牵引器向对岸攀去。

  绳索在深涧上空不停地晃动,把大家的心也晃得非常紧张。快到涧边时,锚头突然松动,周围的碎石纷纷下落,张金涛的身体也突然往下一沉。千钧一发之际,张金涛一晃身,伸手攀住一条石缝,随后把锚头摘下咬在嘴里翻身上崖。接着,他找到一棵大树,把绳索固定好,引导战友一个个过涧……

  这正是张金涛的拿手好戏——牵引横渡。在这次军区侦察兵大比武中,他带领小组拿下了第一的好成绩。

  2008年10月23日,张金涛带领4人小组准备迎接武装5公里奔袭。这次奔袭不同寻常,不仅每人要随身携带30公斤的物资,而且是在一段起伏的丘陵地段行进。由于压力过大,大家都非常紧张。

  跑至4公里时,问题来了。战友张广鱼突然身体不适,口吐白沫。张金涛见状,赶紧把张广鱼的装备卸下来替他背着。就这样,张广鱼坚持着前进。又跑了大约500米,正是大家最疲乏、最重要的冲刺时刻,张广鱼突然一头栽在地上不省人事。张金涛把张广鱼的装备交给战友庄须周,自己把张广鱼背起来跑。虽然他们一路领先,但由于这个意外,他们耽误了时间,其他小组的队员一个个冲到了前面。

  “到手的胜利就这样没了?”张金涛急了,背起张广鱼像脱缰的野马一样,突然加速直奔终点。最后,张金涛带领的小组获得了第一名,此时,他才感觉脚底疼痛难忍,脱下鞋子一看,脚上的一块皮已被磨了下来。

  凭借这种精神,张金涛带领的小组在2008年济南军区侦察兵比武中一举拿下8项小组第一、战士个人总成绩第一,张金涛也荣晋军区“十佳标兵”之一。

  异国“魔鬼训练”场上扬威

  ●一名号称欧洲第一的土耳其少尉军官因受不了这种非人折磨,退出训练

  2008年12月,张金涛赴土耳其特种部队学校军事留学。

  在这里,体能训练是贯穿整个训练的基本科目,每天早晨都要安排两个小时,先是10公里长跑,再是综合体能训练。比较艰难的是每周三下午的长跑,张金涛和队友们要穿着厚重的防寒服、军靴,从第一周跑6.4公里开始,每周增加1公里,直至跑到30公里。由于长时间、超极限的训练,两个月后张金涛的体重减了5公斤。

  还有一种被称作“通往地狱之路”的障碍测试,最令人恐惧。队员在沟壑、泥潭、火网等障碍中连续冲击时,前有炸点,后有机枪实弹跟踪扫射,稍有迟缓就会丧命,几乎每年都有学员被当场打死或被打成重伤。

  有一次,38公里山路夜行军刚刚结束,张金涛和队友们就被拉到训练场接受这种测试。

  “当时,大家走都走不动,更别说快跑了。”张金涛说,一名格鲁吉亚学员在跨越障碍时一脚踩空,栽倒在水坑中,当他迅速爬起来再往前冲时,子弹已从他的小腿部穿过,他再一次倒了下去,痛苦地挣扎。就是在这次训练中,有一名曾在欧洲军事5项比赛中拿过第一名、号称欧洲第一的土耳其少尉军官,因为受不了这种非人的折磨,退出训练,遭到淘汰。

  但张金涛并没有被这种训练所吓倒,在密集的炸点和一连串重机枪的扫射中,中国队员像一只只猎豹,翻高墙、跨壕沟、越泥潭,向前方猛冲。当到达终点时,整个阵地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所有的中国队员都热泪盈眶,内心都涌动着这样一种情感:我们没有给中国人丢脸,没有给中国军人丢脸!”张金涛自豪地说。

  国际特种兵大赛一举夺魁

  ●在8个国家的13支代表队中,中国竞赛队所获金牌数和奖牌总数居第一

  张金涛从土耳其军事留学归来,2009年3月,又入选中国竞赛队,参加斯洛伐克安德鲁波依德第14届国际特种兵竞赛。

  比赛在4个月后进行,以实战为背景共设置13个检查点,科目设置涉及空中、陆上、水面,包括伞降、攀登、泅渡等。在竞赛场上惊心动魄的20多个小时里,超强度、超负荷、超极限的比拼,成为留给中国队员的记忆,尤其是在当地时间7月2日零点左右进行的障碍比赛。

  轮到中国队上场了,200米的距离设有10多处高难度的障碍,有高墙、双道独木桥、高低杠等,4名中国队员必须携带自身25公斤的背囊,协同将40公斤重、两米长的方木从障碍物上翻越过去,整个过程,方木不能着地,否则扣分。

  该项目是斯洛伐克特种兵竞赛队的强项,最好成绩是4分20秒,历届无人能破。这个临时增加的科目别说练,张金涛见都没见过。然而,张金涛和队友看过美国队的表现后,对自己的水平充满了信心。最终,张金涛和队友以3分11秒的成绩到达终点。

  在这次国际特种兵竞赛中,美国、英国等8个军事强国共派出13支代表队参加。经过一个昼夜的激烈角逐,张金涛和队友在13个比赛项目中取得8个第一,打破6项纪录,获金牌和奖牌总数第一,取得参赛队总分第一名的好成绩。他们在比赛场上的拼搏精神和优异成绩得到组织方、外军参赛队和我军总部及各级首长的一致好评。

  军委主席签发一等功嘉奖令

  ●由于成绩显著,他被部队保送到江西南昌陆军学院深造

  入伍6年多来,张金涛先后参加大小演习35次,他多次立功,先后被济南军区评为“十大精武标兵”、“侦察兵技术能手”等。2009年5月,他被授予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和“优秀士官”。

  2009年7月,在第14届国际特种兵竞赛中取得优异成绩的张金涛和队友们,还获得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为他们签发的一等功嘉奖令。由于成绩显著,2009年9月,张金涛被部队保送到江西南昌陆军学院深造。

  采访结束时,张金涛对记者说,这些荣誉的取得离不开家人的支持,离不开家乡父老乡亲的关心与厚爱,他要把这些荣誉化作动力,珍惜在军校的学习机会,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做一名优秀的中国军人。(图片由张金涛提供)

责任编辑:王晓云
相关资料 推荐阅读

QQ咨询
微信扫码